rss订阅 网站地图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
长春私家侦探
  服务范围: PRODUCTS LIST
婚姻调查
外遇调查
商务调查
找人寻址
财产调查
市场调查
打假维权
追债讨债
特种安保
  联系方式 : CONTACT
地 址:长春人民大街财富领域大厦附近300米
电 话:137-1619-2741
Q Q:
联系人:胡经理
 
 
侦探资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资讯中心 > 私人侦探

 
 
出轨男人给妻子的一封信
 
老婆:
 
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。
 
十年前我可能根本没想到,我们会走到今天。
 
可是,没想到,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。
 
看到你的信,想到了当年我们一起欢乐的那些场景,想到了你这些年来为了孩子,为了家辛苦付出的那些瞬间,心里充满了愧疚,我很想弄明白,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我们从一对恩爱夫妻,走到了形同陌路的地步?
 
一个月前,我问过你,如果要给我们的婚姻打分,你打多少分?
 
你说,打90分吧。
 
你问我可以打多少分。
 
我的分数其实是50分。
 
但我当时只能告诉你,我和你一样。
 
这个分数,从5年前,就已经定下来了。这5年,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,因为我太害怕你伤心了,但是越是害怕,欠的债越多。
 
我们当初相爱的时候,我是如此喜欢你的独立,聪明和活泼,但随着我们结婚过日子,我发现了另外一个你,记得结婚的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发现你跪在地板上拼命擦地,在我看来,非常干净的地面,对你来说,肮脏无比,你说要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,可是这样的家太干净了,我动辄得咎,瓜子皮掉了,你都要尖叫着说我不珍惜你的劳动,我试图跟你讲,我希望的家不是这样的,我希望大家能随意,我希望周六的时候,夫妻俩能一起出去玩,而不是一起做家务。
 
可是这样就会出现无数的争吵,你说我不支持你,不心疼你,不和你一起分担家务活,可是周六一天做完家务,周日我想睡个懒觉,你就要把我揪起来,说我们要好好学习,不能浪费大好光阴。你定下来了25岁结婚,28岁生孩子,30岁买学区房,我们要赚到年收入100万,这样才能在35岁那年移民海外……
 
这是我们反复争执的地方,我觉得当你兴致勃勃定下这些人生规划的时候,好像我的人生就被完全锁死了,我想和你继续婚前那种兴之所至的随性生活,我想享受人生,我想拥有更多属于两个人的快乐世界,可是对你来说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挑战,而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 
终于,我被你说服了,因为我听你哭着说,小时候因为家里穷,如何受人欺负,我决心要给自己的老婆一个幸福的未来。
 
我希望能把你想要的一切都挣来,满足你的需要,也许在35岁以后,我就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了。
 
出乎意料的是,30岁的时候,我就“达标”了,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赚钱远比你的计划多好几倍,我们衣食无忧了,我们的孩子有绿卡了,我们什么都不缺了。
 
我跟你商量,也许我们可以到国外旅游,出去走一走了。
 
你皱着眉头说,那孩子怎么办?孩子头5年的教育太重要了,我心头一凉,我明白了:你对我们这个家的愿景和我的有着本质的区别!
 
其实对我来说,住在哪里,吃什么,穿什么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可以过上一种放松快乐的生活,就算是坐在路边摊撸串,对我来说,也是可以俯首皆是的快乐。
 
说实在的,我不享受这样所谓中产阶级的生活,我觉得我的同学在我的家乡——那些二三线城市里,天天朝九晚五,呼朋引伴挺好的,我没有那么强的事业心。
 
可是你不同,你永远都在为什么而奋斗,以前是为财富,现在是为孩子,未来还可能为孩子的孩子……
 
那时候,我才明白,我们的人生其实是不重合的,从一开始我们的生活目标就没有统一过。
 
对我来说,孩子上什么早教班不重要,孩子吃什么奶粉不重要,孩子的未来也没有那么重要,我觉得我们可以给孩子提供足够的条件,但他的人生,那需要他自己去奋斗,孩子在我心中的比例,最多只占1/3。
 
而你明确地告诉我:未来十年,孩子对你来说都是百分之百。我问:那我们俩呢?你说:亏你说得出这样的话!这是当爹说的话吗?我们以后有的是日子呢!
 
以后?可是我为什么要继续等十年呢?
 
我知道你为了孩子天天那么辛苦,你为了这个家天天那么辛苦,没有休息日,没有放松过,回家一刻不停地带孩子。
 
我试图帮过你,可是当孩子哭的时候,我的教育方法和你不一样的时候,你就会不停地说,我多么的粗心,没有按照那些心理方面的书籍来教育孩子,我不觉得我的孩子,是需要那些书来带的,而且我觉得我也是孩子的爹,我可以用我的方式来带他,但是我说不过你。
 
而且说实在的,我也根本不想带孩子,我更想和你在一起,我甚至不想生孩子,孩子只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争吵,和更疲劳的生活,他的出生剥夺了我和你更多的时间,这个家庭因为孩子的到来,更拥挤了,我要和你的父母一起生活,而你的父母就是你的放大版,这个家让我觉得很窒息。
 
如果我试图和你谈,你就会说,我不负责,我不是个好父亲,我还是个小孩,最后我明白了,孩子是你的,我不能插手。
 
于是这5年,基本上,我们就各过各的了,这5年,我们还有夫妻生活吗?没有,因为你自动就搬到孩子那屋了,每次我求欢,你几乎都是那么勉强,只要孩子哭,你立刻匆匆离开……有一次,你甚至说,我很累,不如你自己解决吧。
 
从那次以后,我们就几乎再也没有了亲密。
 
你的累,我不能分担,也影响了我们的关系。我渴望回到结婚前,我们亲密无间的时候,我下班回家可以和你说说心里话,可以一起手拉手散步,可以一起看个电视剧,说说情话。
 
你问我为什么回家那么晚。
 
其实我回家都算正常,但到了车库,我宁可在车库里待上一个小时,听听音乐,发发呆,也好过回家,我总是要等到夜深人静才回家,我不想看到那些糟心的场面,也不想和你争吵……
 
当孩子上幼儿园了,我们终于有些时间聊天了,可是我忽然发现,我们无话可说了,你说的,都是孩子,我想和你说的自己的心情,基本上都被你扯回到孩子身上。
 
有一次我跟你说,我们能不能谈点儿别的,你说好,于是我说起我最近压力比较大的事儿,你立刻就打哈欠,说太累了,想要休息。
 
那时候,我忽然发现,这里不再是我想要的家。
 
说了这么多,不是想说,我出轨就可以被谅解。我只是说,当我特别空虚,特别渴望温暖和理解的时候,我对诱惑的抵抗力就会下降。
 
就像一个人饿了很久以后,见到肉包子就会疯狂地扑上去,不管自己有没有钱。
 
你很享受有孩子的家庭生活,可是我的人生没有了可以投入,可以享受的部分。
 
所以当有一个女人跟我说,你真的不容易的时候,我在她怀里哭的时候,我脑中浮现的是曾经你跟我说这句话的那个场景,那是我第一次为你心动的时刻。
 
然后一切就发生了,你可以说我是如何的不负责,我是如何的寡廉鲜耻,但扪心自问,除了出轨这件事,我在婚姻中也算尽力了,最后我发现,我们想要的生活,根本不是一回事。我想要的是比翼双飞的生活,你想要的是有子万事足的生活,我只不过是你人生的一个背景而已,其实从开始我们压根就没有真正的在一起。
 
自从你给我写了这封信以后,我已经断掉了和那个女人的所有往来,因为我发现,好像只要女人真正进入关系,好像都和进入关系前不一样了,都会变得充满了计划,充满了各种期待,都希望我去满足,最后我发现自己一点儿也不重要,我成了你们手中的棋子?
 
如果是这样,我不想进入任何关系了,婚姻是不是就个骗局?用各种伟大的词汇忽悠着男人进去,结果发现自己就是一个钱包?一个赚钱机器?一个道具?
 
不说了,如果你真的要和我离婚的话,那么我只能祝福你了。
 
我尽量承担我应有的责罚,净身出户?公司都归你?什么都可以,反正这些对我都不重要,只是这十年的经历让我明白了,到底什么对我是真正重要的:不是事业,不是家庭,不是老婆孩子,而就是一个扎扎实实的怀抱。
 
 
很多女人看了这封信会很愤怒:这就是一个男人对自己不负责、不道德的行为的自我辩白!
 
骂人总是痛快的。
 
反思总是痛苦的。
 
痛快的好处在于什么都不用加工,直接呕吐出来就可以。
 
男人出轨?都是渣!
 
但是这样的想法只能导致一个结果——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呕吐物,我们的出路只能做尼姑,一辈子单身好了。
 
但是这个世界最荒谬的悖论就是,无论我们多么厌恶男人,痛恨男人,但与此同时,我们又需要他们。
 
这个世界上,不需要男女之爱的感情是不存在的(同性恋也算一种男女之爱)。因为这种爱是人活着最重要的驱动力——依恋。
 
一般来说,当女人遭遇出轨的时候,往往会进入“受害者”情结,如果要写信无非这三大套路:
 
1。追忆往昔海誓山盟的美好岁月
 
2。哭诉一路走来的含辛茹苦——男人是如何的袖手旁观甚至屡屡伤害,女人是如何的忍辱负重,不辞辛苦。
 
3。谈谈丈夫这么做对孩子的伤害,对老人的伤害,对周围亲朋好友的伤害……
 
这些套路总结为四个字:你是人渣!
 
如果再加四个字:还不忏悔!
 
如果再加四个字:我真无辜!
 
这样的泣血声讨,其实中国女人是有传统的,从孟姜女哭长城,到窦娥冤,女人几千年来都一直扮演受害者来声讨男人的种种始乱终弃。
 
但是我不是太认同这样的套路,因为古代女性做受害者,是有道理的——她们在古代根本就没有人权,她们当然只能哭诉。
 
但现代女性,如果还像窦娥冤一样自居受害者,那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 
因为现代女性已经有了很多可以人格独立的机会了。
 
这封信里,我想强调的,其实只有一点:婚姻的愿景契合非常重要。
 
如果我们相信彼此之间的愿景一致,那么你一定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而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撞壁。
 
比如这段婚姻中的男女:女人有一套幸福婚姻的画面:赚足够多的钱,然后再养一个完美的孩子,达到各种标配,这样的人生就完美了。
 
男人的幸福婚姻的画面:夫妻两个人能吃饱穿暖就可以,重要的是可以手拉手到街边摊撸串,过着随心所欲、轻松快活的生活。
 
一种以挑战为中心,一种以享乐为中心。
 
他们的利益从婚姻之始就没有真正契合过。
 
丈夫以为只要达到妻子的第一个标配,他就可以过上他想要的生活,但他太幼稚了,当妻子提出第二个标配生活的时候,他绝望了。
 
毫无疑问,丈夫的问题是他缺乏沟通的能力,缺乏影响妻子的能力,而只能被动地被妻子所影响。
 
而妻子的问题在于,她缺乏理解他人的能力,一直都活在自以为是的世界里。她认为这样的生活是所有人都想要的,如果丈夫不想要这样标配的幸福,那么就说明丈夫有病,所以,她其实是和一个假丈夫一起生活了十年,她从未见到过“真实的丈夫”,当丈夫出轨以后,她又见到了另一个“假丈夫”——一个坏事做尽,冷酷无情,寡廉鲜耻的男人。
 
人生最悲哀的,莫过于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,到最后,却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,我们是和我们脑子中的那个爱人过日子,我们就像精神病患者一样,生活在幻想的世界里。
 
如果你愿意反思,你一定会痛苦,因为你会发现,所有的苦难,不只是别人施加给你的,你自己,也是共谋者。
 
但也只有意识到了这一点,我们才能走出窦娥冤的世界,才能真正看到自己的人生其实还有更大的空间,更多的幸福可以追寻。
 
所有的毁灭后面,都有更大的生机。
 
如果你愿意睁开眼的话。